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规章制度| 办公系统| 企业邮箱| English

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习强国》刊登沈阳研究院专稿《王雷:星光熠熠》


11月28日,《学习强国》平台刊登由沈阳研究院翟斌卓、刘佳合写的专稿《王雷:星光熠熠》,该文已于11月27日在中国煤炭科工集团微信公众号中推送。

此次《学习强国》平台采纳此稿件,是近一个时期以来沈阳研究院党建工作水平有效提升的集中体现,是院党委高度重视宣传思想工作的生动实践,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具体成果,彰显出沈阳研究院党建引领作用的强大生命力。

文章《王雷:星光熠熠》以纪实性写法描述了主人公王雷和永磁团队的先进事迹,文风朴实,语言鲜活,层次分明,立意深远,集中展示了中国煤科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奋斗姿态,讴歌了沈阳研究院永磁团队的奉献精神,凝聚起沈阳研究院加快建设国内一流安全科技企业的人心士气,提振了全院干部职工干事创业的“精气神”。

附:《王雷:星光熠熠》

01.jpg

02.jpg


《王雷:星光熠熠》

2019614日,2018中央企业熠星创新创意大赛颁奖活动在北京举行,经过8个多月时间的激烈比赛和层层甄选,中国煤科沈阳研究院推选的“智能化永磁耦合传动装备”项目从参赛的2658个项目中脱颖而出,最终获得一等奖,负责主持该项目的正是沈阳研究院研发中心副主任王雷。

最亮的星

此次获得2018中央企业熠星创新创意大赛一等奖的“智能化永磁耦合传动装备”项目,是王雷用6年时间亲手打磨的匠心之作。

项目立项,还得从2014年说起。那年4月,王雷到山西柳林煤矿进行技术考察,矿方技术人员纷纷反映,在设备运行过程中常常出现直启直停对电机造成重载冲击,易引发电机过载烧毁、皮带及滚筒磨损、断轴等设备故障,需停产维修,经济损失严重,要解决这一技术难题,只有在非煤行业寻找替代品——永磁耦合器。而那个时候,永磁传动尚属新兴技术,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应用于煤矿领域。

既然如此,沈阳研究院作为从事煤矿安全的科技企业,能不能做出矿用“永磁”系统,能不能做好矿用“永磁”?

这个命题,引起了王雷深深思索和不懈追求……“我用时间换天赋”,这是王雷常说的一句话。

永磁传动是在20世纪70年代才兴起的一种新技术,主要应用在冶金、石化等领域,由于煤矿对其设备有着严格的特殊要求,国内尚未有永磁传动装置应用于煤矿领域。如何设计出符合煤矿安全标准的永磁传动装置,是王雷面对的机遇更是挑战。

由于国内参考资料很少且重要的设计资料都处于保密状态,他便从基础的原理书籍看起。同事们逗趣说,他看完的书别人都不愿看了,因为上面写满密密的注释。书看完了觉得还是不够,他又重回校园在全文数据库下载大量资料,回来后一篇篇筛选研读。回忆起那一阶段,王雷说,我仿佛又经历一次高考。由于设计上工作任务繁重,王雷经常加班进行机械设计、审图及全部的文件撰写工作,只要不出差,他就坚持每天七点到单位,晚上加班到八九点钟才回家,2014年全年休息不足15天。同事评价说,他如果不是在处理工作,那就一定是在去处理工作的路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年多的连续奋战,矿用永磁传动装置样机制作完成并进入试验阶段。当王雷带领2名技术人员来到上海煤科进行试验时,遇到了接二连三的困难:设备没有固定连接轴底座,无法固定在实验台上。要想连接轴底座与设备完全匹配则需要专门订制,王雷亲自到开发区挨个工厂询问,反复确认技术方案;同时,当样机运抵上海后,还需组装后固定在实验台上,本来计划两位装配工一起组装,但联系的很多工人都以气温太高而拒绝出工,王雷便带领2名技术人员自己亲自动手加班加点组装。酷暑的上海,高温湿热,3个人夜里热得难以入睡,白天还要继续做实验,实验一做就是一个多月时间,一天下来汗水反复浸透衣服已经不知有多少次了。

汗水没有白流,最终实验顺利完成,试验数据准确回复了安标办10多个问题,取得安标证书12个,使沈阳研究院成为国内唯一具有同类产品安标证书的企业。

这就是2018中央企业熠星创新创意大赛中最亮的那颗星,这就是属于中国煤科的“智能化永磁耦合传动装备”项目。

创业维艰

创业维艰,奋斗以成。

尽管矿用永磁传动装置取得了国家安标认证,但是,在产品推广初期却遭遇了层层阻力。许多煤矿不了解该产品,有抵触情绪,认为目前的液力耦合器也能用,何必费时费钱更换磁力耦合器。

王雷没有气馁。如果气馁了,他就不是那个能站在熠星领奖台上的王雷了。

“永磁团队”一个矿、一个矿去推广磁力传动理念,将产品的性能优势及长远经济效益制作成技术资料亲自送到到每个矿领导手上。仅2014年下半年,他们就跑遍了山西、陕西、宁夏、内蒙古等省区20多个城市。那段时间里,王雷经常是周一一早就出差,与各家煤矿客户交流讲解,五天换四、五个地方,周五回单位,周末两天集中在办公室开会处理一周积攒下的工作。

在成功与兴无、金家庄、张集等多个煤矿签订试用协议后,王雷更是亲力亲为,下井参与了多个煤矿现场的安装调试工作。在兴无煤矿安装首台产品时,正赶上端午小长假,为了保证产品推广进度,他坚持带着一名技术骨干奔赴现场安装。由于矿井地形复杂,他每天都要下到560多米深的井下作业面,井下折返时间4个小时,早晨8点到晚上7点,连续安装多台磁力耦合器,王雷和同事甚至连口水都顾不上喝,晚上回到宿舍疲惫至极,连翻身都感觉浑身酸痛。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20146月,国内首台矿用磁力耦合器在井下成功运行,其柔性传动、免维护、过载保护、智能调速等功能受到了矿方的极大肯定。

舍小家顾大家

有人说,父爱如山,伟岸而深沉。

201579日,王雷的儿子在沈阳出生,远在安徽省淮南市张集煤矿进行顶管机试验的王雷,只是在孩子出生前一天才从安徽急匆匆飞回沈阳,却又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天毅然返回矿井试验现场。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一年里,王雷出差时间累积超过了200天。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妻儿老小,时刻牵挂,远隔千里,想念悠长!

为此,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王雷给予自己家庭和孩子的爱,已然超越了“人之常情”,他对“小家”的爱是那么的深沉,他对“大家”的爱又是那么炽热,因为,这份爱镌刻着像王雷一样千千万万个中国煤科人对祖国煤矿安全事业的无限挚爱。

奋斗未有穷期

20146月,伴随着国内首台矿用限矩型磁力耦合器井下成功运行,王雷和他的团队并没有歇歇脚的打算,而是不断刻苦攻关,先后研制出系列化58种型号产品,打造了多个国内“首次”:国内首次攻克本体防爆、恒扭矩大转差调速温度场评估与在线反演、调速曲线匹配等难题,并成功配套黄陵450kw皮带机等现场,国内首次采用永磁传动技术解决恒扭矩负载软启及多机均衡难题。

承担这些攻关任务的正是王雷带领的团队:总人数14人,硕士以上8人,本科6人,高级职称5人,中级职称8人,平均年龄35岁。他们当中,有院劳模王新铭、院优秀科技青年王冠雄,也有院女职工标兵刘佳、张黎……还有他们的领头雁王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辽宁省“百千万人才工程”千层次人才……

王雷说,是沈阳研究院给予了他们团队这样一个干事创业的平台,成功归于团队,荣誉属于集体!

目前,王雷和他的团队已经锁定未来目标——完成永磁耦合器新型号产品开发,实现销售全国全行业布局。未来逐步实现永磁驱动/传动技术全覆盖,布局磁动力完成永磁电机、永磁滚筒试点销售。